主页 > 科技介绍 >「去非洲会晒很黑吧?他们是不是都说土语?」让肯亚志工破解你的

「去非洲会晒很黑吧?他们是不是都说土语?」让肯亚志工破解你的

2020-06-11 303浏览量

在肯亚,我们最常被询问的3个问题:

    你会功夫是真的吗?(通常询问的人都会顺便摆个Pose) 你们的上帝叫什幺名字?(为什幺不相信上帝?) 你们那里都种什幺东西,吃什幺东西?(通常连带着:你们吃青蛙吗?)

去了3间学校以及数个村落,只要当地人遇到我们,通常都会围绕着这3个问题,可见他们对我们的文化真是充满了好奇。对于一些学生来说,是第一次看到「白人」,兴奋难耐也是预期的反应,也因此会一直迸出令人哭笑不得的问题,虽然有时会让我招架不住,但还是会尽力回答每一个问题。

虽然自己并非什幺外交官,不过总有一种「若他们一生就见过这一次台湾人,当然要让他们多多了解我们。」的心态。在应答的过程中,也发现当地人对于我们有很多的有趣的刻板印象,反过来看看台湾人,其实我们对他们的刻板印象完全没有比较少。

还记得志工团长说过,也因此会更想要亲身前往肯亚,是因为想要用自己的双眼观察,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说给亲友们听,让他人看到真正的「肯亚」,让身旁的人透过「自己」认识肯亚。

也因此,虽然这篇算是个人心得,但我希望阅读完的朋友们,可以粗略的认识这个「只有在地图及电影中」看过的神秘大陆。

一、「你去那里应该会晒很黑吧?」-肯亚的气候

其实,南台湾的太阳有时比肯亚的还刺眼呢!非洲大陆实在是广阔无比,有着各种高低起伏变化,也因此,几乎各种气候都存在着。

但因为电影及新闻照片的关係,大部份台湾人都以为非洲有着「一望无际的龟裂泥土地」、「热情的大太阳」、「动物跑来跑去」。当然,这的确是一些地方会出现的景象,但并不是整个肯亚都是如此。

我们所待的第一所小学St.Anne Primary 和中学Karangia Secondary位于Nyeri省份,是在肯亚的中北部山区。7、8月正是他们冬季,学生裹着厚厚的毛衣及外套上课,我们也是穿着羽绒衣与帽T教课。

「去非洲会晒很黑吧?他们是不是都说土语?」让肯亚志工破解你的
St. Anne Primary School小学放学,校车来回接送小朋友。

另外,学校位于山区,常常瀰漫着浓雾,潮湿的阴天还会有毛毛细雨,衣服就算连晒三天也不一定会乾。最常发生的一个情境是:某团员慌慌张张的冲进房间:「快要下雨了!」然后,众人马上从床上跳起来,跑去外面收衣服。现在回想起来,大家手忙脚乱的模样,虽然有些克难,却也十分有趣。

第三所学校Yenga Sencondary,位于肯亚西部Kisumu,离Nyeri有10小时的车程,气候也是差了10度以上。我们到当地超市,购入的第一项团队物品便是:蚊帐。当地非常乾燥又炎热,有许多蚊虫,而「疟疾」更是当地最常见的病症之一。

更奇特的事,当地的蚊子是白色的,有时跟蚊帐合为一体其实也看不太出来。也因此为了预防被蚊虫叮咬以及晒伤,每天都要涂一层防晒再喷一层防蚊液再出门。

幸运的是,在当地的一个多礼拜中,我们团队都没有人得疟疾,而我个人也没怎幺被蚊子叮(反而一回台南才被叮了很多…)。

二、「你跟他们讲土话吗?乌嘎虾嘎~」-肯亚的语言与沟通瓶颈

我们在当地跟他们用英文沟通,而且我认为肯亚人的平均英文能力应该比台湾人好。肯亚的官方语言有英文及Kiswahili语,而当地因为有许多不同的族群,因此各自也会有自己的地方语言。

若是和台湾相比,官方语言就像:国语,而地方语言就像客家话、台语、原住民族语……等。一旦开始上学,从小学开始,他们就是使用全英语上课,包括课本、考试等,都是英文,而Kiswahili则是独立的一门语言课。

虽然共同语言是英文,但是毕竟并非我们的母语,对于当地人来说,他们最熟悉的语言也是他们的母语(Nyeri省份是讲Kykuyu)。简而言之,语言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和当地青少年的沟通,一开始我们有遇到一些小阻碍。

第二所学校Karangia的青少年们对我们的一切都充斥着好奇,譬如:头髮、肤色。然而,随意地碰触有时会让人不太舒服,再加上他们看到我们生气有时候会更想继续开玩笑,团员可以说是又气馁又无奈。

有一天下午,我、另外两个团员们与学生们打着排球,旁边围了一大群观看的学生,其中有人不停地讲着当地的族语(Kikuyu),一边讲着还一边笑,让听不懂的我们感到很不开心。

踏着气馁的步伐,我回到宿舍,顿时觉得好难过,为什幺就是如此的跟他们格格不入呢?难过之余,我决定再给自己与他们一次机会,于是我就抱着吉他走到了学生教室。

学生们兴奋的围着我坐下,有几个人尝试要触碰我的吉他,不同于之前半开玩笑的警告他们,此次,我很认真的跟他们说了我们不喜欢他们的一些行为,我可以理解他们很好奇,也很想与他们做朋友,但是要碰触我们之前希望他们可以先询问。

学生们看到我很严肃的讲着,大家顿时好像也理解我不是在开玩笑,他们也请我向其他团员道歉,他们知道了,也会告诉其他学生。当下我其实蛮感动的,其实他们并不是不懂,只是我们之前也没有认真的与他们好好谈过,后来大家就很开心地一起唱着歌。

那天过后,觉得我们与学生的相处好多了,像朋友一样但是彼此也很尊重。这次的经验让我有了很深的感触,「沟通」真的非常重要,不管是在哪一个国家,说着哪一种语言,面对哪一个年龄或着族群。

「去非洲会晒很黑吧?他们是不是都说土语?」让肯亚志工破解你的
在Karangia Secondary School带学生们做活动。
三、「那裏不是有恐怖分子吗?」-真实的肯亚

肯亚是一个城乡、贫富差距都很大的国家,除了一些比较大的城市有着柏油路、高楼大厦之外,其他地方大多是凹凸不平的红土地,以及平房。

前阵子国际新闻报导:激进伊斯兰组织「血洗」了肯亚的大学。

当时在台湾的我们,面对着一个我们如此不了解的地区,多少有些不安与焦躁,身旁也有许多对于我们的安全有所顾虑。从殖民时代就存在的种族问题,以及前阵子发生的宗教问题,虽然都是真实存在着的,但是,肯亚不仅如此啊!

「想像」往往会伴随着不了解而放大,在还未真正认识之前可能就因为自己幻想出来的恐惧而退缩,很庆幸当初自己有勇气踏出了这一步,进而能够透过自己的双眼看看着个美丽又纯朴的国家,平凡的农村与简单的生活,没有媒体的渲染,是我们在台湾已经看不到的景象。

我认为此趟旅程最特别之处在于,我们不是以一般观光客的身份来看「肯亚」,和我们接触的不是只有商业活动。

感谢欧神父的陪伴,在旅程当中,因为神父是当地人,我们得以很容易地融入当地居民生活,让我可以看到普通人们最真实又自然的生活样貌。不讳言地,我认为,肯亚最可爱的就是他们的平凡老百姓。

结语、Seeing is Believing

将近一年的準备工作当中,心中有过无数次的疑问,「为什幺要到非洲?」「志工真的有帮助到任何人吗?」

尤其在接近期末时,出国準备与期末考同时进行,每天活在烦躁又高压的环境下,有时不禁会怀疑自己的初衷。然而,42天后的现在,我觉得好庆幸当初冲动的去参加了志工团。

透过这趟旅程,我觉得我变得更加勇敢了,也更加成熟,对我而言,「服务」是一个媒介,透过服务其间的互动,台湾人与肯亚人最真实的了解了彼此,说不明白其中的感动与想法,但是我知道那份感觉和影响是深植于彼此心中的,而这大概就是对我而言最大的意义了。

了解更多:清华大学-肯亚国际志工团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太阳神申博官网|介绍宇宙|家电百科|网站地图 天龙国际账号注册 ag平台地址网站咨询75505